分享到:

古代演技派:唐宣宗當了20余年“傻子”后逆襲

古代演技派:唐宣宗當了20余年“傻子”后逆襲

2020年11月25日 09:21 來源:北京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演員請就位,誰能拿到S卡?

  隨著一批以“演員”命名的綜藝熱播,演技這個詞越來越多地受到關注。其實在古代就有一些絕對的“演技派”,他們的演技可以用“出神入化”“以假亂真”八個字來概括,究竟有多會演?您看了肯定也會發S卡的那種。

唐宣宗

  細思極恐,當了二十多年的“傻子”逆襲成皇帝

  在唐朝二十一位皇帝之中,有一位被后世稱為“小太宗”,他就是唐宣宗李忱。雖說現在歷史學界對宣宗政績能否擔起這一稱號還存有爭議,但不可否認的是,這的確是一位經歷十分傳奇的“影帝”級皇帝。

  對于這一桂冠,宣宗一肚子苦水:這都是被逼的啊,放著好好的皇子皇叔不當,誰想進軍影視圈啊!

  是的,宣宗的角色名為傻子。這一切還要從他的身世說起。在宣宗成為皇帝之前,他的名字叫李怡,是唐憲宗的第十三子,他的母親出身十分卑微,是郭貴妃身邊的一個婢女。攤上這樣的基本配置,按說李怡不光這輩子都和皇位無緣,就連下輩子也指望不上。但歷史就是這么有趣,在熬死哥哥穆宗和三個侄兒敬宗、文宗、武宗之后,當了二十多年“傻子”的李怡搖身一變成了皇帝,并且宣布:朕之前都是逗你們玩呢!

  說他傻,其實真不是故意冤枉他,實在是這個人從小就透著一股子呆頭呆腦。由于出身不好,他性格孤僻,為人木訥,不但從小就被哥哥們奚落排擠,就連他的父親也時常心里犯嘀咕:這怕不是個傻子吧!傻里傻氣的李怡平平安安長到了十歲,這年憲宗駕崩,穆宗即位。如果說頭十年里,小李怡是活在隱秘的角落里獨自畫圈圈,那么,接下來的二十年里,他將見識到外面的世界有多險惡。

  唐穆宗年間,一次李怡入宮,好巧不巧,剛好撞上有人行刺。受到刺激的李怡從此更加沉默不語,眾人都以為他被嚇傻了。又一次,李怡生了一場大病,不知道是病糊涂了,還是“戲精”上身,他突然覺得有一道光輝照耀著身體,立馬一躍而起端正身體拱手作揖,像對待臣下一般。乳娘以為他犯了精神病,唐穆宗看到則說:“這孩子是我家的英明人物,斷不是心病。”

  穆宗在位僅四年,接下來的二十多年里,他的三個侄兒敬宗、文宗、武宗相繼稱帝。夾起尾巴做人的李怡一心一意只想演好“傻子”角色,敬宗、文宗都好應付,而武宗李炎是個心機男孩,史書上記載他“不奢侈,有心計,善謀劃,除異己”。正是在武宗的手里,李怡的演員職業生涯差點斷送。

  某次皇子們在十六王宅 (唐代皇子集中居住處)舉行家宴,歌舞表演實在乏味,突然文宗看到在角落里一聲不吭發呆的李怡,開始搞事情了,他大聲宣布:誰能讓光叔(李怡被封光王)說話,朕重重有賞。諸王子弟一擁而上,使出渾身解數戲弄李怡,李怡依然面不改色。不管人們怎么戲弄他,他都無動于衷,始終一副逆來順受的表情。眾人很得意,文宗很滿意,大家繼續飲酒作樂,沒有人覺察出李怡是在裝傻作癡,除了后來的唐武宗李炎。李炎天生長了一雙導演的眼睛,他發現在這位癡癡傻傻的皇叔背后,似乎有另一副若有所思的面孔。

  細思極恐啊!

  當了皇帝的李炎決心要將這個“影帝”的真面目揭穿,為此,他自導自演了好幾出意外事故,差點將李怡搞到一命嗚呼。比如在大雪紛飛的冬天,李怡和皇帝一起出去,然后神不知鬼不覺地墜馬了,半夜三四點,他自己醒了,又冷又困,幸好碰到了巡警者給了水喝才撈回一條命。還有更毛骨悚然的!一次李炎密令中常侍四人將李怡囚禁起來,幾天后又把他拋入廁所糞池。幸虧有位叫仇公武的宦官憐憫他,假意提出處死李怡以絕后患,卻用糞土車偷偷將未來的宣宗運出宮外。

  會昌六年,唐武宗李炎病危,當朝宦官仇公武、馬元哲妄圖執掌朝政,覺得李怡這樣呆傻的人好控制,就將李怡接回了長安,擁立他做個傀儡皇帝。帝位就這樣送到了李怡手上。

 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,原本默默無聞甚至呆呆笨笨的李怡,登基后搖身一變,完全換了個模樣,變得神色威嚴、氣度不凡,處理政務有條不紊,哪還有一絲傻氣?至此,“影帝”李怡的演員生涯告一段落, “皇帝”職業正式拉開帷幕。宣宗在位期間,唐朝出現了短暫的安定繁榮局面,唐帝國出現落日余暉,雖然這已是回光返照。

韓熙載

  韓熙載夜宴,好一出“演員的誕生”

  在演戲方面,還有一位天才,他就是南唐名臣韓熙載。你可能對韓熙載這個名字不大熟悉,但他老板的大名,你肯定知道,那就是南唐后主李煜。為何說他演技高超呢?這是因為他的演技就藏在一幅畫里,有圖有真相。

  中國古代十大傳世名畫《韓熙載夜宴圖》,現藏于故宮博物院,作者顧閎中,描繪的是韓熙載在家設宴的幾個場景。如果說《清明上河圖》是中國最早的“歷史紀錄片”,那么《韓熙載夜宴圖》就是中國最早的“電影”,幾個分鏡頭下來,燈紅酒綠的古代上流社會奢靡畫面展現眼前。然而,當你了解這幅畫的創作背景,再來欣賞這幅巨作,你會發現,這一切都是“主演”兼“導演”韓熙載設計出來的。

  韓熙載本來是中原濰州北海(今山東濰坊)人,因家道中落才逃到江南,投順南唐。南唐到了后主時代,“雖未即亡,而亡形成矣”,更不要提北定中原。對于南渡多年的韓熙載來說,雖然已經當上了吏部侍郎,但他深知,自己的政治抱負和理想已經完全破滅,而且國亡的命運也是迫在旦夕之間,只能放縱自己以自娛。為了把“浪蕩子”這一角色演好,韓熙載可謂是下了血本。據說因為開支過大,韓熙載家財耗盡,每當發了月俸,就“散于諸伎”,以至于搞得一無所有,常常換上破衣爛衫,裝成盲叟模樣,手拿獨弦琴,令門生執板,敲敲打打,逐個向諸伎乞食。如此不靠譜,搞得滿城風雨。

  南唐大老板李煜雖說成日里風花雪月,吟詩作賦,但皇帝慣有的猜忌和城府,他一點也沒少。話說這天李煜第N次聽說韓熙載家設宴的消息,心頭不禁又閃現一個念頭:萬一韓熙載打著聚會的名義,商議造反之事,可如何是好?“被迫害妄想癥”的李煜決定派人一探究竟。

  擔此重任的是畫師兼“狗仔”顧閎中。顧閎中曾任南唐畫院待詔,此人眼睛極為毒辣,到了韓府,顧閎中“竊窺之,目識心記,圖繪以上”。渾身都是攝像頭的他,洋洋灑灑畫成巨作,悉數記錄了在場每一個人的神態動作。

  讓我們看看“影帝”韓熙載貢獻了一場怎樣的演出。這部“電影”按照時間順序可以分為五個場景:聽樂、觀舞、休息、清吹、送客,中間都用屏風進行了分割。第一幕是“聽樂”,畫面中的那位長臉美髯的男子就是主人公韓熙載,此時賓客都還比較拘謹。第二幕是“觀舞”,穿著藍色長裙的女子是韓熙載的寵伎王屋山,跳的是最流行的 “六幺舞”。韓熙載則在后面親自擂鼓助興。還有一位僧人仿佛與這一切格格不入,他就是韓熙載的好朋友德明和尚,和尚也來參加轟趴,這出戲真到位。第三幕是“休息”,描繪的是韓熙載敲鼓敲累了,坐在床榻上休息,邊洗手邊和侍女們談話。第四幕是“清吹”,只見韓熙載半敞著衣裳盤坐在椅子上,徹底放飛自我了,畫面的中央是五位樂伎在進行演奏。最后一部分是“送客”,畫中的韓熙載手中捧著一只鼓槌,送友人離開。

  整幅畫層層遞進,表現的內容越來越開放,使得李煜對韓熙載縱情聲色的印象越來越深刻。但是,仔細看最后一幕的韓熙載,你會發現,當所有人酒足飯飽開始毫無顧忌之時,只有他的眼神是清醒而沉重的,甚至帶有一些悲涼。他雖然置身于第五幕的中央,卻仿佛與周圍的一切脫離。暗中窺探的顧閎中,以藝術家的敏銳直覺,察覺出他的放蕩只是表面,入不了心。他將所見所感畫于筆端,可惜的是,李煜只沉浸在自己的“一江春水”中,并沒有發現韓熙載的真面目。

  也許,韓熙載只有在摯友面前才能卸下一身的偽裝。據毛先舒《南唐拾遺記》所載:韓熙載曾經對德明和尚敞開心扉說,我這么做,就是為了避免成為宰相。德明不解,韓熙載接著說:江南疲敝,中原虎視眈眈,只差最后一擊,只要北國出現一位明主,這一擊就要來了,我不能成為千古笑柄。他說的這位明主,就是后來的宋太祖趙匡胤。果不其然,韓熙載去世后六年,南唐覆滅。而此時,韓熙載的墳頭已經長滿了青草。

唐伯虎

  一把辛酸,唐伯虎貢獻出全部演技才撿回一條命

  周星馳的《喜劇之王》,讓蘇聯戲劇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創作的戲劇理論著作《演員的自我修養》家喻戶曉,他扮演的所有角色中,唐伯虎可以說是最可悲又可笑的演技派。很多人都記得,電影《唐伯虎點秋香》里唐伯虎與寧王的兩個手下斗智斗勇的精彩片段。看起來很好笑對不對?而真實的歷史是,唐伯虎為了逃出寧王的控制,貢獻出了自己全部的演技,差點連小命都賠上。

  拜明清各種筆記小說及現代電影電視劇所賜,唐伯虎被塑造成了才華橫溢,身邊美女如云,每天不是飲酒作詩,就是和朋友出游踏青的“高富帥”。如果您對此心有向往,對不起,真實的唐伯虎讓大家失望了,他非但不是“高富帥”,而且貧困潦倒,一輩子點兒背,簡直比“小強”還要悲慘百倍。

  唐伯虎悲催的人生,從24歲便開始了。先是兩年內,父母、妹妹、妻兒5個親人相繼離世,再是因科場舞弊案被終身禁考,接著第二任妻子也離他而去。事業愛情雙失敗,對于一個懷有才華和抱負的年輕人來說,還有比這更慘的嗎?

  渾渾噩噩到了35歲,唐伯虎的命運似乎有了轉機。他接到了來自南昌市的一份聘書:寧王朱宸濠聘請他擔任師爺。寧王,是當時的大明帝國最高領導人明武宗的親叔叔。唐伯虎以為時來運轉,喜出望外,誰知道,這卻是一個更大的坑。

  同時受到寧王邀請的,還有唐伯虎的好友文徵明。不過文徵明一口就回絕了寧王,因為他認為寧王這個人不簡單,可唐伯虎一心想施展抱負,也就沒想那么多。在寧王府住的日子,唐伯虎受到極好的待遇,寧王還特地為他修了一座豪華的“別館”。

  然而不久后,他見寧王親自檢閱五六千人的衛兵部隊,聯想到文徵明之前所說,他這才意識到寧王并非一個簡單人物。寧王請他來,不是游山玩水,也不是欣賞他的才能,而是拉著他一起造反呢。這是掉腦袋的事,唐伯虎決定盡早脫身。可是剛來就要走,明擺著是對寧王起了疑心,搞不好沒等寧王造反,就先解決了他。

  怎么辦呢?他的確不傻,于是他開始了裝瘋賣傻。

  要說使這一招的人,歷史上并不少,遠的如當了二十多年“傻子”的唐宣宗不說,近的如明成祖朱棣的例子就擺在那里呢。據說,為了消除朱允炆的戒心,朱棣拿出了教科書式的演技,不僅在街上奔走呼號,搶奪別人的酒食,說話也磕磕巴巴,晚上就直接睡在大街上。不僅如此,甚至連內分泌也直接紊亂了,盛夏天氣穿著皮襖,坐在火爐旁,還要喊冷。

  一想到人家皇帝這么豁得出去,唐伯虎決定,要玩就玩個大的。以下內容來源于唐伯虎的蘇州同鄉馮夢龍所編《智囊全集》,略重口味,請勿想象:首先是裸奔,跑到大街上市場里人流量最大的地方,故意邊跑邊喊“我是寧王的貴客”;其次,見到寧王派人送來禮物,他就袒露身體彎腰半蹲,并譏笑呵斥來人。

  好好的大才子,一夜之間成了瘋子,寧王剛開始也不是沒有懷疑,但架不住唐伯虎夜以繼日地“瘋”,最后寧王只得一聲令下讓他滾回了蘇州老家。5年后,寧王造反被殺,唐伯虎幸運躲過了滅頂之災。

  靠著玩命的演技撿回一條命后,唐伯虎徹底心灰意冷。回到蘇州的唐伯虎在好友們的眾籌下,買下了一間破屋,取名“桃花庵”,“桃花塢里桃花庵,桃花庵下桃花仙;桃花仙人種桃樹,又摘桃花賣酒錢。”聽起來很美的田園風光,卻不知藏著多少歲月的辛酸。

  文/本報記者 陳品

【編輯:劉歡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三级片电影网站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芭比网